那些在德国工作的那些人有那些易发心理问题

从工作场所的文化冲突到孤独,这些都是影响在德国生活的国际人士的问题。

作为一名临床医学家,马修·雷诺兹(Matthew Reynolds)在他的祖国澳大利亚曾经治疗过有压力和焦虑问题的病人。

但当他在2016年搬到法兰克福,并在那里开设了一家针对外籍人士的英语在线业务时,他注意到,遭遇这些问题的客户数量急剧增加。

雷诺兹说:“在澳大利亚,我的客户中约有50%的人有焦虑和压力的问题,而在德国,这一比例约为90%。”

客户有来自柏林的创业型企业家,他们因为找不到伴侣而感到孤独;也有夫妻因为一方“追随”另一方去了德国而感到孤立无援。

雷诺兹使用的是所谓的接受和承诺疗法(ACT),这与常见的认知行为疗法(CBT)形成了对比。CBT试图阻止人们产生特定的想法和感受,ACT则致力于接受特定的想法,而不是试图将它们拒之门外。

工作场所的文化冲突

雷诺兹表示,在他的客户中,最大的催化剂之一是“工作场所的文化冲突”,因为这里有一套不同的价值观。

“他们会把这种想法内在化,然后问,‘为什么其他人都不认同我的价值观?’”’这只会让他们走上焦虑的道路,让焦虑的想法相互交织在一起。”

例如,他的一些客户,尤其是来自澳大利亚、美国和英国等国的客户。“在工作中拥有幽默和乐趣的价值观”,这在过去对他们非常重要。然后,他们在德国公司工作时就会遇到困难,因为在那里,这似乎没有那么重要的价值。

当他的客户觉得自己不适合工作时,这种想法就会逐渐形成,直到他们认为自己的工作岌岌可危。

他说:“ACT帮助他们分散这些想法和感受的力量,这样他们就不会陷入‘所有人都反对我,我将失去我的工作’的恶性循环,这会在他们的头脑中变成一场灾难。”

夫妻的问题

雷诺兹注意到的另一个问题是,搬到德国会给两人的关系带来压力。

通常情况下,一方会因为一份工作而跟随另一方去德国,“这就成了责任的一部分。”一位合伙人开始认为,他们是被迫来到德国的。”

他说,当“跟随者伴侣”感到与家乡的朋友和家人隔绝时,这种想法只会被放大。

雷诺兹经常鼓励“追随”对方的伴侣审视自己的价值观。他们不再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而是意识到是他们自己的想法,比如冒险精神和探索精神,把他们带到了德国。

孤独

雷诺兹也注意到了比他在澳大利亚家乡更多的孤独事件。对于那些离开了一个拥有大家庭或朋友圈的国家的外国人来说尤其如此。在德国,他们会感到被这个圈子孤立和孤独。

“他们想念这种联系,想念朋友和家人的温暖,”他说。

雷诺兹说:“但是,一个人可以采取许多心理和身体上的措施来缓解这些情绪。例如,他鼓励他们加入社交网络,在家里通过Skype和类似的渠道保持联系,或者努力结交新朋友。

但雷诺兹也帮助客户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他们在德国的新生活根本不可能像他们在国内所熟悉的那样。拥抱现在的生活需要重新构建他们的思维。

“我们发现,如果客户从‘为什么是我?或者“这是不公平的”这样的想法,让他们更谨慎地接受自己的环境,他们不容易被焦虑的想法或感觉所控制,然后可以采取措施在德国建立新的联系。

他说,无论是工作压力还是孤独,很多人都抱着一种“一切都将以灾难告终”的心态,尤其是当他们与朋友、家人或家里熟悉的舒适区分开时。

他说:“这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自我同情和善待自己,并在消极想法出现时分散它们的力量。”

翔正国际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德国商务考察业务,积累了丰富的德国标杆企业和科研机构资源,每年都会有不同主题的德国考察研修行程,共邀有志之士同往德国参观考察学习。 更多详情可咨询翔正国际热线电话4001608602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自翔正国际德国商务考察(官网http://www.sageeducation.com.cn)

相关新闻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