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因房租暴涨来开始了抗议行动

米凯拉弗朗茨(Michaela Franz)最初以为,当她的新房东取消了对她居住了10年的柏林大厦进行翻修的计划时,她的租金不会大幅上涨。事实上,更糟糕的事情正在酝酿之中。

几天后,她收到一封信,通知她她的租赁合同已经终止,她必须在五月底搬走。对于58岁的他来说,房东的意图很明确:赶走长期租户,建造新的豪华公寓,收取更高的租金。

不仅在柏林,在整个德国,弗朗茨的经历都在上演。中产阶级化浪潮和租金上涨正在引发越来越多的愤怒,甚至导致一些人考虑采取激进的解决方案,比如从制度房东那里征收房屋。

周六,在慕尼黑、科隆和法兰克福等城市,成千上万的人准备参加反对“疯狂出租”(Mietwahnsinn)的游行。

随着德国蓬勃发展的就业市场吸引大量工人涌入,给住房市场带来了压力,这个问题在首都最为严重。过去10年,这里的租金翻了一番。房地产集团世邦魏理仕(CBRE Berlin)和德国抵押贷款银行Berlin Hyp AG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柏林的平均租金已超过每月每平方米10欧元。

由于柏林的房价传统上落后于巴黎和伦敦等欧洲主要城市,投资者也纷纷涌入,押注房地产热潮才刚刚开始。

“阶级斗争”

但民众的反对情绪似乎正在加剧,一项向房地产集团征收住房的倡议的组织者将于周六开始征集签名,以推动在柏林就这一问题举行公投。

该运动发言人Rouzbeh Taheri表示,由于政府冷却房地产市场的措施未能奏效,该运动已变得激进。

许多人说这是一种阶级斗争。是的,就是这样。但我们并没有开始,”塔赫里说。“我们正在对高层的阶级斗争采取防御措施,他们多年来一直在与租户斗争。”

“没收德意志Wohnen & Co.”(ate Deutsche Wohnen & Co.)计划以柏林最大的私营企业命名,目标是投资组合中拥有3000多套公寓的公司。在柏林约200万套出租公寓中,Deutsche Wohnen拥有11.15万套,Vonovia紧随其后,拥有4.4万套。

塔赫里认为,将它们的规模缩小,将使它们丧失决定市场价格的影响力。

“这是关于发出一个信号,告诉这座城市想往哪个方向走。这是向投机者发出的一个信号,告诉他们,你们的资金在柏林不安全。”

但批评人士质疑,这些私人集团是否真的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莱比锡大学(Leipzig University)经济学家哈拉尔德·西蒙斯(Harald Simons)称这一举措“完全荒谬”,他指出,德国70%的出租公寓都由小房东拥有,他们每人拥有两到20套公寓。

他说,把这些大集团挑出来“意味着,大约5%的柏林租户将突然不必支付太多租金,而其余租户将不得不继续支付同样多的租金”。

批评人士说,这一极端举措还可能吓跑那些希望将业务迁往美国、创造新就业机会的投资者。

此外,纳税人还面临着一笔巨大的开支——柏林当局估计,这笔开支为360亿欧元(合400亿美元)。

柏林市长迈克尔·穆勒说:“当人们了解到这将耗资数十亿美元时,许多人会有不同的看法。”

德意志Wohnen的老板迈克尔•扎恩表示,该倡议的组织者采取了“非常民粹主义的基调”,并警告称,公众没有得到全面的了解。

米凯拉弗兰兹在她的公寓iapartment Moabit区。照片:托拜厄斯施瓦兹/法新社

米凯拉·弗兰兹在她的公寓里。照片:托拜厄斯施瓦兹/法新社

“租叛军合唱团”

在激烈的争论中,饱受抑郁症折磨并接受政府援助的弗朗茨坚持己见。她已经把自己的案子上了法庭,根据租赁法中的一项社会条款,她提出了“困难情况”,这一条款可能会阻止房屋拆迁。

在柏林东南部城市的另一端,汉斯•冯•梅德尔(Hans von Maydell)也在为战斗做准备,他居住了45年的这栋建筑今年早些时候首次换了主人。

“新主人……用投资者的钱购买和出售房产,这些投资者希望尽可能获得最高的利润,”这位75岁的老人说。

为了先发制人,他和其他居民根据柏林旨在阻止士绅化的“米利乌斯丘茨”(Milieuschutz)规定寻求保护。租户们甚至组成了一个“租房反抗者”合唱团,高声抗议房租上涨。

对于冯·梅戴尔来说,一个人的头顶上有一个屋顶就像饮用水一样必不可少,不应该“任由投机和自由市场”。

“我们支持将这些事情置于公共控制之下,并为社区的福祉而管理,而不是为少数想快速而无情地致富的人的福祉而管理。”

翔正国际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德国商务考察业务,积累了丰富的德国标杆企业和科研机构资源,每年都会有不同主题的德国考察研修行程,共邀有志之士同往德国参观考察学习。 更多详情可咨询翔正国际热线电话4001608602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自翔正国际德国商务考察(官网http://www.sageeducation.com.cn)

相关新闻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