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商务考察之瑞士竞争人工智能(Al)领导地位

瑞典政府已将开发和应用人工智能(AI)作为一项优先任务,声称该技术可以增强该国的竞争力和福利。

瑞典人从不惧怕新技术,无论是快速向无现金的未来过渡,为孩子们提供编程课程,还是在线与政府互动,瑞典人似乎不仅准备好了,而且渴望接受新技术。

因此,瑞典着眼于在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AI)革命中扮演领导角色就不足为奇了。

今年早些时候,瑞典政府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确定为“能够增强瑞典的竞争力和福利”的优先领域。尽管瑞典不打算单干——它已经宣布计划形成一个与其他北欧和波罗的海国家共同努力,促进该地区作为全球AI领袖——有项目正在在行业和国家的教育机构,以确保瑞典是前面谈到AI。

但英国皇家理工学院(Roy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KTH)专门研究自动驾驶汽车的研究员博•沃尔伯格(Bo Wahlberg)警告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人们担心人工智能技术在该领域的理论研究正处于领先地位。

“公司正在尝试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东西,但通常你在应用之前就理解了这个理论。”我们看到的恰恰相反。人工智能的应用没有充分关注理论方面,”沃尔伯格说。

“你能做什么和你能理解什么之间有很大差距,”他补充说。

“人工智能将推动数据中心行业以更快的速度扩张,该行业已经在消耗大量能源,”他继续说。“似乎没有人真正考虑到这些行业使用了大量的能源,尽管这种大规模的能源使用仍是全球环境问题的核心部分。”

Node极想让其他科技公司效仿,尤其是考虑到人工智能庞大的数据中心和能源消耗需求。.

“在瑞典,我们有大量的绿色、碳中性能源。我们有很好的网格和热重用系统,非常适合处理数据中心,”Svanberg说。“在这里建立数据中心有利于环境,也有利于公司品牌。我通常会告诉公司,他们无法承受不去瑞典投资。

为了弥补这一差距,Wahlberg是瓦伦堡人工智能(Wallenberg AI, Autonomous Systems and Software Program, WASP)的一部分,该项目被称为“瑞典有史以来最大的个人研究项目”。

他提到了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的年度“点击清洁”(Click Clean)报告,该报告追踪了科技行业对可再生能源的承诺。在最新的报告中,Netflix和瑞典的Spotify等流媒体服务的得分非常低。

Svanberg说:“没有人会坐在沙发上一遍遍地看电视剧,然后想着它对环境的负面影响。”“但如果在未来10到15年里,环境问题继续升级并变得更加明显,我认为,如果很多品牌没有表现出认真对待此事,将对它们造成损害。”

Svanberg说,他认为像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会放弃硅谷,去瑞典的偏远地区发展,还不够天真。但他说,谷歌和Netflixes可以借鉴瑞典的清洁能源来进行扩张。北欧国家每千瓦时的平均碳排放量为26克,而美国约为600克,中国为1100克。根据Svanberg的说法,如果只使用水力发电,瑞典每千瓦时的排放量就会下降到0.4克。

目前,WASP为瑞典四大信息与通信技术大学(KTH Roy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查尔默斯理工大学(Chalmers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林雪平大学(Linkoping University)和隆德大学(Lund University)的100多名学生提供了18亿瑞典克朗的资金。它专注于自动驾驶汽车、软件技术以及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扩展等自动系统领域。十年之内,WASP项目将培养出200多名学生,帮助瑞典在这些领域发挥领导作用。

而沃尔伯格则专注于与瑞典卡车制造商斯堪尼亚合作开发安全的自动驾驶重型汽车。他表示,在预测其他司机的行为或骑自行车者和行人的行动时,自动驾驶汽车“还没有完全到位”。他补充说,他认为缺乏的部分理论研究必须包括考虑到坏人利用人工智能进行邪恶手段的方式。

“就像我们在斯德哥尔摩和其他城市看到的那样,汽车和卡车可以以非常可怕的方式使用,所以我们希望确保自动驾驶汽车有一定的安全措施。”我们正在研究很多不同的东西,比如,如果自动驾驶汽车进入了不该进入的区域,或者有人成功劫持了一辆,我们就有能力关闭自动驾驶汽车。

法国空客飞行汽车——Vahana

不过,虽然全球主要汽车制造商关注的是自己的汽车的自主性,但WASP关注的是整个生态系统,因为它预计自动驾驶汽车将在一个日益紧密联系的环境中运行。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复杂性,沃尔伯格说“不可能知道”人工智能革命对瑞典和更广泛的世界意味着什么。

“巨大的能量”

瑞典努力将自己定位在人工智能革命前沿的关键是让科技公司相信,为人工智能提供动力所需的大量数据中心应该设在瑞典。当然,吸引科技巨头有很大的经济动机,但也有绿色动机。

还有:推动瑞典创新的鲜为人知的秘密

2016年数据中心的全球能源使用量约为416太瓦(预计每四年增加一倍),《气候家庭新闻》(Climate Home News)的一份令人大开眼界的报告估计,到2025年,联网设备将占全球总用电量的五分之一。

“瑞典数据中心行业正以每年14%的速度增长,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放缓的迹象。”问题是,我们如何将高能源产出与可持续性相结合?要想让这个行业对气候产生积极影响,你需要把数据中心定位在能够主要获取可持续能源的地方,否则数据中心行业将不会为可持续的未来做出贡献。

与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等人著名的末日预言不同,思文凯对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未来持乐观态度。在这一点上,他在他的同胞中并不孤单。欧盟委员会的一项调查发现,80%的瑞典人对人工智能和先进的机器人技术持积极态度。这与美国人的态度截然不同。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调查显示,72%的美国人“担心”机器人和先进电脑会抢走他们的工作。

思文凯比沃尔伯格也更愿意做出预测的未来人工智能说,例如,在十年内大多数呼叫中心员工将被电脑取代,反应我们的电话很自然地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不是人类。

“人工智能革命是不可避免和不可阻挡的。瑞典能够也应该发挥重要作用。

相关新闻

QR code